本网站使用 Cookie。 继续使用本网站即表示您同意我们的 Cookie 政策。 您可于浏览器更改 Cookie 设置。了解更多

工作场所的致癌物质 - 工作场所职业致癌物

工作场所的致癌物质

咨询专家

工作场所的致癌物质

研究估计,全球每年有 70 多万人因职业性癌症死亡1,2

罪魁祸首是致癌物: 接触后可能导致癌症的多种物质。 值得欣慰的是,因职业造成的癌症是可以避免的。 近几十年来,对于涉及致癌物的职业,安全要求和工作场所致癌物质限值越来越严格。 对于世界各地的公司来说,这是一个日益严峻的挑战,但精准的测量技术、智能检测策略以及恰当的防护解决方案可帮助他们克服挑战,甚至节约成本、提高效率。

职业致癌物 - 全球癌症

职业性癌症比先前预期的更普遍

流行病学研究表明,职业致癌物接触占全球所有癌症致病原因的 5.3% 至 8.4%3。 在欧盟,每年有超过 12 万人因过去在工作场所接触致癌物而被诊断罹患癌症4

工作场所的致癌物质

进一步了解工作中的致癌物质

物质如何被列为致癌物? 不同的化学致癌物质如何在人体中发挥作用? 降低工作场所致癌物的限值是否有效? 这本白皮书将带您进入致癌化学物的专题,向您展示化工行业工作场所一些最常见的致癌物,概括讲述不同的检测方法和合适的防护装备,让您有一个初步的了解。

下载白皮书

工作场所接触场景

打开翻门和阀门并连接软管

打开翻门和阀门并连接软管是装载和倾倒作业中最危险的一步,因为这可能会释放出有害致癌物质。

危险区域的显示屏

当工人需要查看危险区域的设备时,可能暴露于超过职业接触限值的有毒或致癌物质。

清罐测量有毒致癌气体

有限空间有毒致癌气体突然增加会使工人处于危险之中。

配备固定气体检测系统的库房

库房中始终存在致癌物意外泄漏的风险。

在研究实验室中处理有害致癌物质

在研究实验室中处理有害致癌物质会导致短期过度接触。

接触致癌物质的风险

致癌物可能通过吸入或皮肤接触进入人体,并可能通过血液扩散到不同的器官。 致癌物质一旦进入人体,可能会损坏或改变细胞的 DNA、工作方式或复制能力,所有这些都可能导致癌症。 虽然我们每个人在日常生活中都可能遇到致癌物(例如紫外线辐射或汽车尾气),但职业性接触化学致癌剂会增加患癌的风险。  

致癌物质 - 时间在流逝

时间在流逝

减少接触职业致癌物的每一秒钟都意味着对生命的投资。 然而,因接触致癌物引起的很多职业病会延迟很长时间后出现,因此只能后来才诊断出来。

化工和石油化工行业中的典型致癌物质

苯、环氧乙烷、1,3-丁二烯、丙烯腈: 尽管人类实现了技术进步,但某些产品的生产过程中仍然必须使用某些类型的致癌物。 了解有效的检测策略和致癌物防护。

1,3-丁二烯

1,3-丁二烯真相

1,3-丁二烯是一种无色气体,具有淡淡的香气或类似汽油的气味。 在化工行业中,1,3-丁二烯主要用于制造矿物油产品、合成橡胶和其他橡胶制品。 1,3-丁二烯比空气重,因此会在低处聚集。 大量吸入 1,3-丁二烯可产生麻醉作用。 在空气中会形成爆炸性混合物。

丙烯腈

丙烯腈真相

丙烯腈是一种无色液体,具有刺激性气味, 可用于生产溶剂、乳化剂和粘合剂,但主要用于生产塑料。 丙烯腈是一种剧毒致癌物质,因为它会形成致命的氰化物。 与溴、氯或强碱等物质接触还有爆炸的危险。

苯

苯的真相

苯是一种无色液体,具有特异气味, 暴露于空气中时会迅速蒸发。 化工和制药行业主要将其用作溶剂以及塑料、润滑剂、橡胶、药物和其他产品生产中的原材料或中间材料。 苯是原油和汽油的天然成分, 也是一种危险的致癌物,必须遵守非常严格的工作场所限值。

表氯醇

环氧氯丙烷真相

环氧氯丙烷是一种无色透明的液体,具有类似三氯甲烷的刺激性气味。环氧氯丙烷用于制造环氧树脂、弹性体和合成甘油, 还可用于生产其他化学品、杀虫剂、涂料、粘合剂以及在橡胶工业中用作溶剂。 环氧氯丙烷是易挥发的可燃液体。 加热至高于燃点时,其蒸气与空气结合可能引起爆炸反应。

环氧乙烷

环氧乙烷真相

环氧乙烷是一种无色的气体,闻起来像乙醚,有毒性。 环氧乙烷用于生产防冻剂、纺织品、溶剂、粘合剂和药物, 其主要用途是在乙二醇生产过程中用作化学中间体。 欧盟有 4 万多名工人有暴露于环氧乙烷的潜在可能。 环氧乙烷极其易燃,化学性质不稳定,即使没有氧气,在有火源的情况下也可能发生爆炸反应。

甲醛

甲醛真相

甲醛是一种无色气体,具有刺激性气味, 通常存在于水性溶液中。 甲醛可用于制造多种产品,如化学品、胶水、纤维板粘合剂和密封剂、涂料、聚合物以及实验室化学品。 甲醛与皮肤接触会引起中毒,并且可能严重灼伤皮肤和伤害眼睛。 如果吸入也会中毒,可能导致癌症,还可能造成遗传缺陷。

汞

汞的真相

汞也称为水银,是一种银色无味的液体。 它是天然元素,存在于水、空气和土壤中。 电池、温度计、电开关、牙科用汞合金、药品以及灯具等许多产品中都含有汞。 世界卫生组织认为汞是引起重大公共健康问题的十大化学品或化学品群组之一。 汞具有毒性,因此在工作场所必须极其谨慎地对汞进行处理。

氯乙烯

氯乙烯真相

氯乙烯单体是一种带有甜味的气态无色物质, 主要用于制造聚氯乙烯产品,如管道、电线和包装材料。 氯乙烯并非天然存在,必须通过工业化生产来实现其商业用途。 氯乙烯单体是一种极其易燃的气体,会与空气形成爆炸性混合物。 它比空气重,温度升高时化学性质不稳定。 暴露于氯乙烯会有造成急性或慢性健康危害的风险。

常见致癌物和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

工作场所常见致癌物

查看包括苯、甲醛和环氧乙烷等在内的致癌化学物质简介。 了解与 8 种重要致癌物相关的最重要的事实和危害。

下载关于致癌物的资料

降低致癌物质的接触限值 – 日益严峻的挑战

如果降低特定常见致癌物的接触限值,通常会对工业产生深远的影响。 化学致癌剂带来了特殊的挑战,因为公司必须证明其保持低限值,从长远看,还须记录其是否符合规定。 限值降低往往会对雇主产生经济影响,因为之前的检测方法和设备因其测量范围有限并非总是适合使用。 创新技术和风险接受理念有助于管控这些风险。

每次降低工作场所接触限值都会在公司中引发新的决策和行动:

  • 修订危险评估、工作说明和许可证
  • 转换使用危害较小的物质
  • 重新组织安排工作场所
  • 检查职业健康预防计划
  • 重新安排班次时长和计划
  • 调整工作场所控制机制和常规工作
  • 投资置办新的检测设备和策略
风险接受理念

致癌物质风险最小化

对于某些致癌物质来说,通常并没有可限定的、如果不超过就不会带来任何健康损害的最大限值。 但是,由于工作场所经常无法避免涉及致癌物质的活动,整个欧盟都采取了特别防护措施。 这些工作场所的安全理念源自德国的“风险接受理念”,这是一种交通信号灯模型, 将高(红灯)、中(黄灯)和低风险(绿灯)区分开来。

已知致癌物检测策略

必须尽可能有效地保护员工,使其免受化学致癌物和癌症风险因素的侵害。 利用智能检测策略和精准测量技术可经济有效地实现这一目标。 挑战在于开发一种可以在现场执行的检测技术, 需要具有诸如“可在防爆区域使用”、“可由气体分析员使用”以及“可由用户进行简单的功能检查”等功能。

苯检测策略
苯检测策略

苯的精确检测对于工人安全至关重要 – 找到监测这种常见致癌物的潜在暴露的最佳策略。

下载白皮书

丁二烯、环氧乙烷致癌物和丙烯腈检测
检测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

找到检测、测量和监测丁二烯、环氧乙烷致癌物和丙烯腈等VOC的最佳方法,确保工人的职业安全。

下载白皮书

德尔格气体分析仪X-PID 9500介绍短片

用 Dräger X-pid® 9000/9500 监测潜在的职业致癌物暴露

接触致癌物质会带来长期危害。 公司有义务详细记录执行的工作、暴露于致癌物的员工人数和承包商以及检测结果, 还需对员工整个职业生活中所有工作场所致癌物个人暴露程度数据记录进行管理。 基于 Web 的新型创新技术使数据管理比以往都更加简便。

找到适用于检测化学致癌物的产品

可检测 1 到 7 种气体的检测仪 Dräger X-am® 8000 能够一次性测量有毒气体、易燃气体、蒸气和氧气——无论处于泵模式还是扩散模式。 对于特定苯测量,X-am 8000 可与预检测管一起使用。 对于经常检测苯、丁二烯及其他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等有害致癌物质的用户,即使这些致癌物浓度很低,选择性 PID 气体检测仪 Dräger X-pid® 9000/9500 都是理想的选择。

Draeger X-am 8000

Dräger X-am® 8000

Draeger X-pid 9000-9500

Dräger X-pid® 9000/9500

产业工人检查移动/便携式气体检测仪 X-am 3500

便携式气体检测仪

针对致癌物质进行妥善防护

如果采取了各种预防措施仍然明显无法避免在工作场所暴露于致癌物质,则必须使用个人防护装备。 防化服可防止蒸气和颗粒物通过皮肤被吸收。 呼吸防护设备和过滤罐可以保护肺部不受致癌物质侵害。

防化服

选择合适的防护服

关于防化服您需要了解的 10 件事。 选择用于防止接触致癌物的合适的防护服。

下载白皮书

找到用于致癌物质防护的合适产品

动力送风净化式呼吸器

动力送风过滤式呼吸器

呼吸面罩

呼吸面罩

防护服

防护服

使用 Dräger X-am® 8000 进行气体检测

更多关于苯的信息

苯是工业最常见的致癌物之一。 详细了解如何安全处理。

了解更多

联系德尔格

联系我们

德尔格安全设备(中国)有限公司

北京市顺义区天竺空港工业区B区裕安路甲22号

+86 10 8049 8000

周一 至 周五 9:00 - 17:00

参考资料

1 Hämäläinen P, Takala J, Saarela KL. Global estimates of fatal work-related diseases. Am J Ind Med. 2007;50(1):28‐41.
Global Estimates of Occupational Accidents and Work-Related Illnesses 2017

2 Number of deaths by cause. (未注明出版日期). 2020 年 5 月 6 日取自
https://ourworldindata.org/grapher/annual-number-of-deaths-by-cause  

3 Furuya S, Chimed-Ochir O, Takahashi K, David A, Takala J. Global Asbestos Disaster. Int J Environ Res Public Health. 2018;15(5):1000. 2018 年 5 月 16 日出版. doi:10.3390/ijerph15051000 

4 National Institute for Public Health and the Environment. (未注明出版日期). Work-related cancer in the European Union. 取自 https://www.rivm.nl/bibliotheek/rapporten/2016-0010.pdf